博彩导航

您所在的位置: 首页» 资讯» 综合新闻» 承诺安居房变卦 中兴两百员工签约5年后协议终止

承诺安居房变卦 中兴两百员工签约5年后协议终止

  原标题:承诺的安居房变卦了,中兴南京两百余员工签约5年后协议终止

  最近中兴(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)南京的200多名员工慌了。八年多前,中兴承诺给他们的安居房眼下似乎要泡了汤。当时的签约协议被公司要求终止,理由是政策不允许。

  员工们当然不乐意,5年多的时间,市场上的房屋价格一涨再涨,原本50万可以解决的一套百平米的安居房放到现在,价格翻了几番。

  员工告诉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,公司对他们称房屋立项时注明是公租房,按照公租房相关管理规定,政府不允许其继续履约。

  但中兴南京所在的中国(南京)软件谷管理委员会相关负责人对澎湃新闻表示,这是中兴企业的内部矛盾纠纷。

  中兴总部负责媒体对接的王姓负责人对澎湃新闻称,要先以法律为准,再以协议为准,不能突破国家政策,员工付出了时间成本,但“任何交易都不能保证时间成本”。

  签约5年,一朝终止

  袁(化姓)女士2013年与中兴签的合约,因她无房,且业绩积分排名合格,成为中兴为留住人才而分配安居房的一员。签约附带的条件是,袁女士要在中兴工作不少于8年。

  同期签订的还有两百多员工。一百平米左右的房子,每位员工花50万左右就能获得其使用权,使用至土地使用年限到期,可以员工内部流转。这在同期同区域的房价中,已经便宜了近半。

  澎湃新闻记者从员工提供的2013年签约合同中看到,房子所在地属于工业项目配套用地,属于保障住房性质,土地使用年限为70年,自2006年8月起计算。

  “当地政府旗下的国有独资公司的所有权,租给中兴70年使用权,中兴给一笔土地补偿款,自己出资建房。”员工刘明(化名)对澎湃新闻说。

  签约后不久,一大批员工就办了贷款交了钱。然而,由于种种原因,房子直到2016年才真正提上建设议程。

  2016年,这批房子在有关部门立项,立项为“公共租赁住房”。

  当时,中兴还召集部分员工有一个沟通会,声明可能存在5%风险建不起来,让员工自主选择是否退款。“我们这批其实是二期,一期好多年前就建好入住了,当时环境宽松,房屋土地证件不齐全。二期建时对这方面合法合规性要求高了。”签约员工王利(化名)对澎湃新闻说。

  但尽管如此,多名员工对澎湃新闻表示,在当时的情况下,中兴也未有人提及“公共租赁住房”性质可能会影响后期合约履行。

  直到今年3月,在房屋即将建成之际,这两百多名员工却被告知,由于是“公共租赁住房”,其使用权不能卖给员工。

  澎湃新闻查询到,依据《江苏省公共租赁住房管理办法》,公共租赁住房,是指政府投资或者提供政策支持,限定户型面积和租金水平,供给城市中等偏下收入住房困难家庭、新就业人员和外来务工人员租住的保障性住房。而中兴的员工不属于上述三种供应群体。

  “公司说政府不允许这么操作,要跟我们终止协议,给我们十几万的补偿款,如果我们不肯,他们将请律师单方面终止协议。”袁女士说。

  这让一大批员工都接受不了。“我等了六年,没买其他房子,就等这个房子,现在说不履行就不履行了,房价这几年上涨这么快,十几万的赔偿款在南京能买个什么?”袁女士对澎湃新闻说。

  “而且作为我们做程序的,二三十岁是最有价值的年龄,现在八年的服务期也即将满了,房子却不给我们了,公司这种做法挺让人寒心的。”袁表示,“都建好了告诉我们不能分,我们能相信吗?之前公司为什么没告知呢?”

  中兴:按现行政策,无论合同何时签订合同无效

  对此,中国(南京)软件谷管理委员会办公室对澎湃新闻称,该事属于中兴公司内部矛盾纠纷,与政府无关。

  但中兴总部负责媒体对接的王姓负责人对此表示,“你觉得可能吗?”言外之意,终止与员工的合约也有政府主张在里面。

  “以前国家要求没那么严格,现在我们不能突破政策,要以法律为准,接着再以协议为准。无论合同什么时候签订,要按现行法律政策来弄。从某种角度上说,合同无效。”王说。

  他还表示,之所以到今年才提出终止,是因为“之前房子没建好,不具备履约的前提,现在到真正要履约的时间点了。”

  他也明白员工在乎这五年多的时间成本,员工把许多希望压在这套房上,但“任何交易不保证时间成本。”王说。

  不过,这一套说法在员工看来似乎不足以令人信服。刘明怀疑,公司是在跟员工“争利”。

  “如果按照公租房操作,不与我们履约,公司可以把房子租出去,按现在的市场价,算它每套房子每月租金四千,一年四万八,57(剩下的土地使用年限)年下来,有250万以上,而现在他们用十几万的赔偿金买断。”刘明说。

  不过,中兴的王姓负责人则表示,“公司没有什么利益”,但对于具体如何不获利,截至发稿前,他没有多说。

  目前,已经有少部分员工同意了终止协议,“我们准备上访,不行打官司。”袁女士说。

  

TOP